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九行,作者:黄加宝,原文标题:《学学北极人抗寒大法,你早晚用得上》,题图来自:视觉中国天一冷,老艺术家就爱蜷缩在被窝里。这不,一大早打开热搜,竟发现内蒙古呼伦贝尔地区已经降到了-44.2℃,这是什么概念,大概是整座城...
资源下载
此资源为免费资源,请先后下载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九行,作者:黄加宝,原文标题:《学学北极人抗寒大法,你早晚用得上》,题图来自:视觉中国

天一冷,老艺术家就爱蜷缩在被窝里。

这不,一大早打开热搜,竟发现内蒙古呼伦贝尔地区已经降到了-44.2℃,这是什么概念,大概是整座城市都被冻冒烟了吧。

这倒令老艺术家突发奇想,到底住在北极圈附近的人是怎么抗寒的?是不是可以偷一下师?

没想到这一搜,有趣的地方儿来了:他们老早就把寒冷当成了老朋友,生活也不是我们想象中不是冰川就是北极熊那么无聊,冲浪、看极光、捕鱼造房、坐狗拉雪橇,快把极寒生活玩出一朵花儿。

这种抗寒精神,真值得天天还在battle北方冷还是南方冷的我们学习一下。

北极人,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

不急,在偷师前,我们先来大概了解一下北极地区。相信此刻的你一定会想:谁会生活在北极?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、冷风嗖嗖刮、口水都能结冰的地方,连上帝来了都调头跑。

但真实情况还真没你想的那么坏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

印象中的北极? / Youtube

根据AHDR北极人类发展报告显示,目前居住在北极圈以北地区的人口大约有400万,要是按更宽泛的北极地区定义,人口得有1310万。

看傻眼了吧,这还不止:加拿大、美国、俄罗斯、芬兰、瑞典、挪威、冰岛和丹麦这8个国家都有城市安在北极地区,光是俄罗斯摩尔曼斯克一城就有近30万人。

还有12.5%的土著,40多个民族,不同的文化和宗教,俨然就是一个大型的人类生态圈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)

北极人口分布,圆圈越大人口越多,颜色越深所占土著人数比例越高 / AHDR

人多是多,但也真的忒冷。

最冷的地方能有多冷呢?这么说吧,俄罗斯雅库特地区的奥伊米亚康村庄,曾在1933年录得-71.2℃的温度,光看数字就能打一哆嗦。

几年前,新西兰记者查普尔决心找出这片地区人们生存(抗寒)的秘密,结果差点把自己交代了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2)

世界最冷的地方,奥伊米亚康村 / WIRED

他先从莫斯科(3300公里外)坐7小时飞机到雅库茨克(926公里外),又搭了两天车,一路靠喝着驯鹿汤维持生命体征,才来到这寸草不生的地方。“头几天我还在外面嘚瑟了几小时,回来身体就垮了。”

毕竟在这里,汽车要被放到加热车库,所有家庭和企业都有集中供热和备用发电机,人们在户外工作20分钟就得轮班一次,唾液会被冻成“刺痛嘴唇的针”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3)

走在奥伊米亚康村的户外,需要极大勇气 / WIRED

在最近城市雅库茨克,到处充斥着毛皮大衣。

虽然残忍,但在极寒之地,人们也唯有念着一句“圣母玛利亚”以动物皮毛来抵御严寒。在格陵兰图勒地区,裤子是用北极熊皮做的;在北欧地区,萨米人则用驯鹿皮缝制衣服......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4)

奥伊米亚康村最近的城市,雅库茨克 / WIRED

但不是人人都能买得起皮衣,在俄罗斯雅库茨克,一件长款的裘皮大衣就要1550美元(10137元),远超当地600美元平均工资。

这样之下,有人买假皮衣,有人则选择展示真正的技术:在北极穿衣,并非越多越好,因为汗会结冰冻伤皮肤,要分层而穿,还得是宽松的,让空气流通一下。至于含水的润唇膏、面霜,我劝你别用,不然和以雪盖脸没啥分别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5)

别用含水化妆品,不然就变同款卡姿兰大眼睛 / The Siberian Times

但幸好,无论多冷,鱼市是开放的。

在极寒之地,人们必须依靠肉食来维持身体的能量,哪怕是生的。俄罗斯奥伊米亚康人就喜欢吃驯鹿肉、冻鱼、马血冰通心粉、冷冻生马肝等等,鱼往地上一摆,也不用冷藏,直接结冰,一条白鱼850卢布(75元),就可以尝到用金钱驱散寒冷、俄式浓汤的滋味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6)

奥伊米亚康当地鱼市 / Youtube‍

由于远距离运输,北极地区的食物一般贵得离谱。在加拿大最北端努纳武特地区的一间杂货铺,一包曲奇饼干就要18.3美元(120元),一串葡萄要28.6美元(187元)......

没想到,去了极地,除了抗寒,还得抗穷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7)

北极的食物可不便宜 / The Siberian Times

至于住的地方,也得各出奇招才扎下根来。

在俄罗斯雅库茨克,所有房屋建筑都得悬浮于地面2米高,这不是怕发大水啥的,而是防止冻土表层变暖融化,必须得深扎在稳固的永久冻土层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8)

极地的房屋一般得高于地表 / 《卫报》

而在加拿大或格陵兰的因纽特人,则建冰屋,利用冰热传导性差、能留住大量热量的原理来抗寒;北欧地区的萨米人则喜欢用Lavvu和Goahti来抗寒,这可以理解为一种牢固的军旅帐篷,不易被强风掀翻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9)

萨米人传统帐篷Lavvu / Www.Nordnorge.Com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0)

俄罗斯北极土著涅涅茨人的传统帐篷 / Cristian Barnett

在出行方面,汽车是别想了,除了容易熄火,还有在路面打滑的危险,传统上,他们会用驯鹿雪橇和狗拉雪橇出行。不过在这种极端天气下,也是懒得出门的最佳借口了。

在北极,真不止有北极熊和冰川

“无聊”,当我们困囿于想象中北极生活的寒冷、黑暗时,很容易脱口而出这两个字。

但事实恰好相反,看了北极的生活,才发现散落在不同国家的北极人早已形成了自己的文化,无聊的,或许是我们朝九晚五这群人。

除了北极土著,在过去被流放、被骗去开发的人,现在越来越人反倒主动定居在北极地区。25岁的乌克兰调酒师Yana去年主动搬到位于挪威最北的斯瓦尔巴特群岛,“我感觉自己生活在探索频道,这真的很酷。”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1)

如今有不少人选择主动定居到北极 / The Siberian Times

拿世界上最北的城市、位于挪威斯瓦尔巴特群岛的朗伊尔城来说,这简直是个除了快乐啥也没有的地方。

抛开新闻里“不能出生也不能死亡”的猎奇色彩不说,朗伊尔城是个极其多元化的社区:2300个居民里,6成人口是是挪威人及土著,其次是俄罗斯人,还有100多个泰国人......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2)

朗伊尔城 / Life in Norway

小小的土地里,教堂、医院、邮局、银行、图书馆、酒店、加油站、餐馆、商店和酒吧一应俱全,俨然一幅“小国寡民”的景象。

当地还办了一家报纸,每周二下午4点前定稿,与其他地方的销量焦虑不同,这里编辑们的烦恼是——怎样预防北极熊的不定期来访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3)

当地的报纸,比起怕滞销,更怕北极熊也爱看报纸 / Youtube

北极农场也是有的,随便一个农民每天研究的就是“如何在北极种菜”等世界性课题;世界最北大学斯瓦尔巴大学中心、北极探险博物馆等也在于此,科学家们来了都两眼发光。

当然,这个小镇上的人们也不是无所事事:骑个雪地摩托、泡了北冰洋再来个桑拿浴,要是天气太冷还可以名正言顺不去上班......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4)

别上班了,我骑雪地摩托载你去玩 / Youtube‍

曾经有个美国心理学者不信邪,带着抑郁、苦闷的预设来到挪威特罗姆瑟(Tromsø)做研究,没想到一年后,他发现自己的课题完全不能开展,只好打道回府,“在调查问卷里,一半以上的居民对冬天生活感到满意。”

或许你会说,这是个例而已。还真不一定。

芬兰有圣诞老人、驯鹿和最北麦当劳;瑞典则有森林和雪村;俄罗斯有捕熊和北极传统武术“tricking”;美国阿拉斯加则有举世闻名的极光、徒步冰川和帝王蟹。随着全球化的进程,北极早已不是一个单一的、孤零零的、还停留在极地求生阶段的生态圈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5)

俄罗斯北极人的传统武术“tricking” / Cristian Barnett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6)

北极圈多数有震撼的极光

在北冰洋的对岸、加拿大最北端的努纳武特地区,人们早早喝上了奶茶和苏打水。

这一喝,还戒不掉了,但望着一罐2美元~7美元(13元~45元)的汽水,也不免肉痛。但幸好,他们基因里还保留着因纽特人喜欢分享食物的传统——猎人们会捕获有数额限制的独角鲸,分享给社区居民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7)

加拿大努纳武特地区的人们早已喝上可乐奶茶 / Npr

你很难带着同情的目光,说他们不快乐。

数十年来,专门记录北极圈生活的摄影师Barnett,在《Life On The Line》一书中提到:“北极并非我们想象中只有寒冷和黑暗,也不仅仅只有猎人和北极熊,与驯鹿牧民相比,你更可能会遇到美发师。”

变暖的气温,和不复的冰川

没错,强悍的北极人熬得过严寒,却可能熬不过变暖的天气。这还真不是段子。

不知你们有没有感受到:今天的冬天好像冷了许多。这不是错觉,科学家们在2020年11月底在《Inside Climate News》发表了一项结论:“Warm Arctic, Cold Continents(温暖的北极,寒冷的大陆)。”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8)

2019年8月12日,格陵兰岛西北部卫星图像 / Getty Images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19)

海冰正在融化 / Youtube

这听起来好像违反了主观判断,但事实研究表明,北极地区的迅速升温,正在导致南面地区的极端严寒天气。

没想到,看似毫无关联的两个地方,也正在“同呼吸,共命运。”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20)

北极居民最先感受到这种变化 / Npr

北极地区的居民是第一批最直观感受到“全球变暖”威力的人。不论是加拿大、美国的因纽特人,还是芬兰、挪威的萨米人,在几千年来,都是通过半游牧的方式生存下来,这就导致了他们对环境依赖极大。

海冰的消失,先是导致了海豹、北极熊的生存空间压缩,数量下降,也极大影响了北极居民的食物来源。“尽管现在每个地区的猎杀数量都有配额,例如格陵兰西北部的图勒地区每年可猎杀64头独角鲸、24只北极熊,但鱼、鸟等常见食物种类还是肉眼可见的下降。”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21)

没有厚雪,北极熊宝宝很头痛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22)

变薄的冰层使打猎越来越困难 / Npr

变薄的冰层也令猎人们无法打猎,因为狗拉雪橇和雪地摩托根本无法使用。

但他们面临更严峻的问题是,房屋居住。

因为全球变暖,保护北极地区免受风暴潮侵蚀的海冰正在融化,连带建筑之下的永久冻土层,也在融化。

加拿大有关机构算过一笔账,如果要加固努纳武特地区的房屋,仅是西北部,就要2.3亿加元(11.8亿人民币)。这也仅是临时的,不知冻土层何时再融化一波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23)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24)

融化的冰川越发逼近当地房屋 / 《卫报》

而阿拉斯加的Shishmaref村则选择直接搬走,因为他们每年损失10英寸的海岸线,不知何时整个村庄会因为失去冰川而掉进海里。

北极变暖也正在影响此刻在吃瓜的我们。

“温暖的北极,寒冷的大陆”真不是科幻片,《自然》杂志在2018年也提供了相关的支撑证据:从1990年到2016年,当北极的变暖趋势增强,美国东部的严冬天气变得更加频繁。

被冻哭的寒冬里,北极人是如何抗抗抗抗抗寒的?插图(25)

南方反而容易陷入极端严寒天气 / 《卫报》

就以今年为例,北美地区已经创下数百次低温记录。10月25日,蒙大拿州的波托马克市录得了美国大陆有史以来的10月最低气温-33.8℃;而我们开头提到的内蒙古,竟也跌到了-44.2℃。

这就像一个具有讽刺性的闭环:我们在学北极人抗寒,北极人在学我们抗热。

用少点一次性胶袋吧,还咱和北极人一个家。

 

资源下载此资源仅限注册用户下载,请先
0

评论0

请先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

社交账号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