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

初读《红楼梦》,人人觉得黛玉冷清。病比西子多一分,永远是梨花带雨的模样,身子弱,动不动就咳血。心又较比干多一窍,万事思虑重重,别人一句话、一个眼神,她都看在心里,并且言语刻薄,怼天怼地怼空气。一个极著名的桥段,是周瑞家的给...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

初读《红楼梦》,人人觉得黛玉冷清。

病比西子多一分,永远是梨花带雨的模样,身子弱,动不动就咳血。

心又较比干多一窍,万事思虑重重,别人一句话、一个眼神,她都看在心里,并且言语刻薄,怼天怼地怼空气。

一个极著名的桥段,是周瑞家的给姑娘们送花。

黛玉先问:“是单送我一人的,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?”

周瑞家的道:“各位都有了,这两枝是姑娘的了。”黛玉便冷笑道:“我就知道,别人不挑剩下的,也不给我!”

现实生活中,谁不怕有个林黛玉式朋友。

好心好意给她送花,她还要挑个子丑寅卯,别人都有她不高兴,送得晚了她更不高兴。

孤傲、清高、心眼多,一个孤冷形象跃然纸上。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(1)

再反观薛宝钗,一本《红楼梦》一百二十回,没有宝姐姐说错的话、得罪的人、做错的事。

用八面玲珑、长袖善舞来形容并不为过,别说府里的长辈了,就连下人们都最爱宝姐姐。

滴翠亭外,薛宝钗无意听到了红玉和坠儿的秘密,为免节外生枝,便假装是追赶林黛玉到此,向二人笑道:“你们把林姑娘藏在哪里了?”

红玉和坠儿的第一反应是:

了不得了!林姑娘蹲在这里,一定听了话去了!
若是宝姑娘听见还倒罢了。
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,心里又细,她一听见了,倘或走露了风,怎么办呢?
 

“若是宝姐姐听见还倒罢了”,由此可见,丫鬟们对薛宝钗的信任和认可。

史湘云的评价则更为直截了当。

她跟林黛玉斗嘴时道:“我指出一个人来,你敢挑他,我就伏你。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,就算你是好的。我算不如你,她怎么不及你呢。”

口碑之高,可见一斑。

如果说林黛玉像块千年玄冰,需要时时刻刻用真心、用真情去暖着,薛宝钗则像个大暖炉,无时无刻不在体贴着身边人,春风拂面,和煦温柔。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(2)

然而,再读《红楼梦》,对黛玉和宝钗的印象,却全然颠覆了。

看似冷冽的黛玉,拥有滚烫的心。

看似温暖的宝钗,却恰恰冷面冷心。

先说宝姐姐。

最令人诟病的片段,是金钏儿投井一章。

王夫人把金钏儿逼得投井,原本是一桩惨无人道的权势霸凌,八面玲珑的薛宝钗却安慰王夫人道:

据我看来,她并不是赌气投井,多半是到井跟前贪玩,失脚掉下去的。
她拘束惯了,这一出去,自然要到各处去玩玩,岂有这样大气性的理!
纵然有这样大气,也不过是糊涂人,不为可惜。
 

意思是,金钏儿倘若是被逼投井,不过证明她是个糊涂人,死了也不足为惜。

脂砚斋对此评价甚高,认为薛宝钗是:善劝人,大见解!

有一说一,薛宝钗的确善劝人,三言两语间就开解了王夫人的心结,但面对一条人命的陨丧,宝钗的一句“不为可惜”,是否令人不寒而栗?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(3)

很多人认为这个片段彰显宝姐姐心肠狠毒、天生冷血,我倒并不认为。

薛宝钗是一个极其聪慧的人,大宅门里的恩恩怨怨、人情冷暖,早瞧在她一双慧眼里。

对于金钏儿的死,她必然心知肚明是王夫人的罪过,乃至于对金钏儿本人,她亦是怀有同情的,否则她不会将自己的衣服,送予金钏儿入殓,这对古人而言是非常忌讳的。

宝姐姐是明事理的。

然而宝姐姐断然不会挺身而出,除了“明哲保身”外,更重要的是,薛宝钗是一个内心极冷的人。

这种冷,倒不是冷漠、歹毒,而是孤冷的冷,冷眼旁观的冷。

说白了,她不想跟任何人、任何事建立真正亲密的联系,不愿意跟凡尘俗世产生深刻的羁绊,既不愿托付真心,又不想惹麻烦,她只想做一个置身之外的旁观者。

人人都说薛宝钗好,可薛宝钗跟谁真正要好?

史湘云吗?不,史湘云把薛宝钗夸上了天,可她每回去大观园,都留宿在潇湘馆林黛玉处。

整部《红楼梦》中,跟史湘云互动最多的,绝非薛宝钗,而是林黛玉。

唯有林黛玉在,画面才是喧嚣热闹、有打有笑的。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(4)

宝姐姐就像一座丰碑。

人人皆夸她好,但丰碑站得太高,任谁都不敢亲一亲,近一近。

便连宝玉也说:“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,或者还得摸一摸,偏生长在她身上……”

薛宝钗的冷,是发自内心的,即便她愿意曲意迎逢,亦无人敢轻佻亵玩。

就像身边很多高冷女神,一言一行无异于常人,但就是有一股拒人千里的气质。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(5)

再看林黛玉。

黛玉看似高冷,但书中所有的热闹场面,都是她贡献的。

一个弱不禁风常年用人参续命的人,却从未缺席过任何一次聚会,这个灯会,那个诗会,这里看戏,那里赏雪,处处都有林黛玉的身影。

如果说薛宝钗是一个不愿跟凡尘俗世产生过多羁绊的人,林黛玉则是一个极度渴望跟他人拥有过命交情的人。

她不仅深情,而且要求专情。

她喜欢宝玉,就见不得宝玉对别人好,她也喜欢湘云,所以不忿湘云称赞宝钗。

林黛玉是极其渴望被爱,而且是极浓极烈的爱。

所以她时常出口刻薄。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(6)

任何一个拥有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,越是亲密的关系,越多叨扰、冒犯、争吵、红脸。

我们很难对陌生人赤急白脸,却时常与亲近之人吵闹别扭。

薛宝钗想要的,只是陌生人的相安无事,顶多亦不过是熟人的点头之交。

而林黛玉渴望的,却是摩擦、碰撞,乃至灵魂与灵魂的交汇。

孰冷孰热?

书里还有一个细节值得玩味。

苦命人香菱想学诗,香菱是宝钗哥哥的侍妾,照理说跟宝钗更为亲近,但却偏偏找了林黛玉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有些不合常理。

而林黛玉不仅教了,还教得很耐心,教出了成绩,就更令人玩味了。

像不像我们身边某些朋友,不好惹、脾气暴,当我们需要帮忙,却又会情不自禁地想到TA,因为TA不帮则已,一帮又定会尽心尽力?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(7)

可以这么说,如果要与一个人相处,我会选择薛宝钗,她想要的是泛泛之交,而我也刚好愿意成为她的泛泛之交。

但倘若要选择一个人成为生死之交,我必然会选择林黛玉。

因为唯有黛玉,会待人以真诚。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(8)

别误会,我并不讨厌薛宝钗。

相反,我在某一程度上,很能理解宝钗,她不是坏,只是冷。

聪慧使她明世故,既知了世故,就再难不世故。

宝姐姐自有宝姐姐的好。

她虽清冷,却亦尽己所能独善其身,胸中未必有大善,却亦在一饭一蔬中,赐予过他人宽容和暖意。

宝姐姐,一个本性孤冷的人,活在热闹的大观园里,她已经尽力了。

只是人人都有TA的本色和伪装色。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(9)

宝姐姐内冷外热是伪装,林妹妹外冷内热又何尝不是伪装?

就连“伪装”本身,都并非一个贬义词。

凡尘俗世中,谁人不伪装,谁人能处处以真面目示人?

人人赞颂林妹妹的“真性情”,可与这样的真性情相处,又有几人能受得住?

说白了,人性从来不是非黑即白的。

人活一世,总会遇上各式各样的人。

有人满口仁义却坏事做尽;

有人冷口冷面却心怀仗义;

有人小节不拘却胸有大义;

有人衣冠楚楚却满心算盘……

一个众叛亲离的人,却可能在危难时刻以身殉道;

一个乐善好施的人,却可能在利益面前首鼠两端。

别被《红楼梦》骗了,黛玉不简单,宝钗更不简单插图(10)

有人能做朋友却不能成至交,有人能托生死却不能话家常。

有人只能同甘,有人只能共苦。

有人能够交心,有人却只能交金。

有人相伴一程,有人相守一世。

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底色,各自的底色决定了各自的命运,也决定了各自所处的位置。

我们这一生会遇到很多林黛玉,也会遇到很多薛宝钗,无需去抗拒任何一种底色,重要的是,恰如其分地跟每一个不同底色的人交往。

跟讲金的人讲金,跟交心的人交心。

切勿颠倒。

0

评论0

请先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

社交账号快速登录